清朝皇帝百科

广告

贵为天子的皇太极干吗娶俩寡妇?

2011-09-15 16:15:00 本文行家:芯瑜小小

根据史籍记载,清太宗皇太极有名号的后妃共有十五人,在这十五位后妃中,有七位来自蒙古草原。其中地位最为尊贵的“崇德五宫后妃”,全部是蒙古族女子,并且有两位是寡妇。那么,贵为天子的皇太极干吗娶俩寡妇呢?这不得不从清初的满蒙政治联姻说起。

        根据史籍记载,清太宗皇太极有名号的后妃共有十五人,在这十五位后妃中,有七位来自蒙古草原。其中地位最为尊贵的“崇德五宫后妃”,全部是蒙古族女子,并且有两位是寡妇。那么,贵为天子的皇太极干吗娶俩寡妇呢?这不得不从清初的满蒙政治联姻说起。

十八年婚盟之战埋葬“叶赫老女”

        首先,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努尔哈赤的婚姻状况。

        努尔哈赤的妻妾见于史籍记载的共有十四人。这十四个人中,有七位妻妾的纳娶,是政治联盟的结果。而其余的妻妾,也大多来自不同的部落。从中可以看出,在统一女真部落的过程中,努尔哈赤的婚姻作为政治联盟的手段,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明万历五年,十九岁的努尔哈赤遵父母之命与佟佳氏成婚,开始自立门户。万历十二年吞并建州女真的栋鄂部、苏克素护河部后,先后纳庶妃钮祜禄氏、兆佳氏、伊尔根觉罗氏为妾。明末时期,建州女真异军突起,成为当时女真族最为强盛的三大部落之一,努尔哈赤的统一事业达到了第一个高峰期。同在三大部落之列的哈达部、叶赫部为了各自的利益,先后与努尔哈赤联姻。万历十四年四月,哈达部首领歹商将妹妹阿敏格格嫁给努尔哈赤,这就是努尔哈赤的侧妃哈达纳喇氏。万历十六年九月,叶赫部首领纳林布禄将妹妹孟古姐姐送往建州,与努尔哈赤完婚,这是皇太极的生母,当时贵为大福晋。

        万历二十五年,努尔哈赤的统一事业达到了第二个高峰期。这年春天,海西四部与努尔哈赤结成婚盟。这次会盟,叶赫部首领布扬古表示愿将自己的妹妹东哥(孟古姐姐的侄女)许配给努尔哈赤。东哥就是史上著名的“叶赫老女”。她的美貌被亲生兄长当作筹码,在这次会盟中赠给了努尔哈赤。可是会盟过后,布扬古却迟迟不送妹成婚。几年过后,布扬古竟将东哥又许给乌拉部首领布占泰,在遭到婉言谢绝后,再次将东哥许给喀尔喀蒙古贝哈达尔汉贝勒之子莽古尔代。后在万历四十三年,将已经三十三岁的东哥嫁给莽古尔代。

        东哥在这场长达十八年的婚盟之战中耗尽了青春,出嫁一年后便病故。而努尔哈赤视布扬古的毁婚为奇耻大辱,从此与叶赫部势同水火。

皇太极后妃一半是蒙古女子

        明代后期,漠南蒙古的林丹汗和炒花等,与明朝缔结了共同抵御后金的盟约,从地理位置看,漠南蒙古位于后金右翼,对后金进入辽沈地区有牵制的作用。努尔哈赤利用漠南蒙古各部的分裂和内讧,以武力征伐和征抚并用,先后逐一征抚漠南蒙古。而漠南蒙古的科尔沁部,成为努尔哈赤最先征抚的对象。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科尔沁部撤兵请盟,联姻结好。

        万历四十年正月,努尔哈赤以科尔沁蒙古贝勒明安之女“颇有丰姿”为名,“遣使欲娶之”,明安贝勒于是不惜与其女先许之婿悔婚,而将女送来给太祖。努尔哈赤以礼亲迎,大宴成婚。于是明安贝勒成为蒙古王公中第一个与建州联姻的人,这使科尔沁蒙古更加倾向建州女真。

        万历四十三年,努尔哈赤又娶科尔沁郡王孔果尔之女博尔济吉特氏为妃。努尔哈赤不仅自己娶科尔沁两贝勒的女儿为妻,同时命令他的儿子们纳蒙古王公的女儿做妻子。仅万历四十二年,努尔哈赤的次子代善娶扎鲁特部钟嫩贝勒女为妻,第五子莽古尔泰娶扎鲁特部纳齐贝勒妹为妻,第八子皇太极娶科尔沁部莽古思贝勒女为妻,第十子德格类娶扎鲁特部额尔济格贝勒女为妻。

        尔后,第十二子阿济格娶科尔沁部孔果尔女为妻,第十四子多尔衮娶阿尔寨台吉女为妻。成为贯穿清王朝始终的满蒙联姻的开端。

        据《清皇室四谱》第二卷记载,太宗皇太极有蒙古妻七人,占其后妃总数的一半左右;世祖福临有蒙古妻六人,占其后妃总数的三分之一。

莽古思一门三女同嫁皇太极

        由于蒙古科尔沁部归附后金最早,因此博尔济吉特氏与爱新觉罗氏世为懿亲。清太祖、太宗、世祖和圣祖先后有四后、十三妃出自科尔沁等部。皇太极的女儿中,有四位下嫁到科尔沁部。科尔沁的王公台吉,为满洲额驸者多达十三人。

        根据史籍记载,清太宗皇太极有名号的后妃共有十五人,在这十五位后妃中,有七位来自蒙古草原。而地位最为尊贵的“崇德五宫后妃”,全部是蒙古族女子,更有三位出自科尔沁部。

        科尔沁部左翼首领、明安贝勒之兄莽古思于公元1614年将女儿送与皇太极为妻,这就是皇太极的中宫皇后孝端文皇后,也称为哲哲皇后。

        天聪三年十月,皇太极起兵征明,科尔沁部二十三位贝勒率领部众追随,为击败明军立下战功;天聪五年,科尔沁部随皇太极攻打大凌河,大败明将祖大寿。满蒙军事联盟不断加强,而与此相伴随的是满蒙贵族更为频繁地缔结婚约。

        天命十年,科尔沁贝勒宰桑之子吴克善送妹与皇太极为妃,此女即庄妃。宰桑贝勒是莽古思之子、中宫皇后的兄弟,因此庄妃是皇太极中宫皇后的亲侄女。

        天聪八年,吴克善又送一妹至沈阳与皇太极为妃,这次送来的是庄妃的胞姐海兰珠,被皇太极纳为宸妃。这样一来,形成了莽古思一门姑姑侄女三人同嫁一夫的局面。而这之后,皇太极将他与庄妃所生之女又回嫁给吴克善之子,这也是满族早期婚俗中不论辈分和近亲结婚的表现。

        后金扩张势力时期,在满蒙政治联姻下,皇太极的后宫地位尊贵的妃子大多是蒙古女子,而其中两个女人最为特殊,她们都是众蒙古部落之主察哈尔林丹汗的妻子,在林丹汗死后,率所属部众来归,先后在天聪八年和天聪九年,被皇太极纳入宫中。

        那么,皇太极为啥要娶这两个寡妇呢?

野鸡飞入帐中来

        后金天聪八年八月,林丹汗的侧福晋,时称窦土门福晋,由他部落的一名叫多尼库鲁克的护送下,到皇太极的军营行幄,表示归顺,并选择了木湖尔伊济牙尔地方暂时驻牧。其实是窦土门福晋想嫁给皇太极,请问皇太极是否接纳。

        大贝勒代善等见状,自然明白他们的心意,便到皇太极面前说,此女乃上天所赐,应该把她纳为妃子。皇太极表示自己不纳,主张给那些家庭不睦的贝勒。但代善等仍劝皇太极娶了她,说皇太极虽为后金国汗,但非那种好色的暴君,倘若是那种悖逆贪色者,我等非但不会劝纳,还会加以阻止。

        皇太极对这位送上门来的美丽女子也不是不想接纳,只是担心外界会说他们发动的这场战争是为了夺人家的妻子,名声不好,故而再三推托。他对臣下说:大贝勒及诸贝勒请朕纳察哈尔汗窦土门福晋,朕恐有悖礼义,故不纳。实际上,打胜仗后,娶人家战死首领的寡妇,满族就是这么个习俗,皇太极这么说,其实就是问贝勒们,我们这么做,会不会被其他部落认为我们是为了抢人家媳妇而打的仗呢?大贝勒代善忙说:不会,相反,我们这样做,还会争取一部分蒙古人投降,成为我们的盟军。而贝勒们也认为:这样做,有利于收降林丹汗手下部众,这也是政治上的需要。

        皇太极一看动了心,战争嘛,本来就是为了争夺好处的,打胜仗就是为了占有,那个年代,都有什么好处呢?除了财物,不就是美女吗?皇太极考虑了三天,最后决定娶窦土门。

        皇太极说:就按贝勒们的意见办吧,纳就纳吧;他还直嘀咕:我说,怎么会有野鸡往我的大帐中钻呢!

        皇太极对诸贝勒大臣说,当他行军途中,驻跸于纳里特河时,曾有一只雌雉飞入他的御幄,这就是美女入帐的“吉兆”,窦土门福晋来归嫁看来是“天作之合”,既然是上天的旨意,那就要接受了。当然这可能是对外的说辞,因为在行军入荒野,野雉各处觅食,飞入帐幄,也是常有的事;皇太极于是派巴克什希福等前往迎接,护送窦土门福晋的多尼库鲁克非常高兴,说他们此来的目的,就是为送福晋给皇太极的,而且望天拜谢,并归降后金国。

        这个美女,不是别人,就是在沈阳故宫台上五宫的衍庆宫的淑妃,位居第四位。

后来居上的囊囊太后

        从察哈尔到盛京,踏着大漠的风沙,与同嫁一夫的姑侄三女同族同姓博尔济吉特氏,但并不在一个部落的娜木钟一路走来。这位蒙古族的囊囊太后改嫁到了满族皇宫里,成为皇太极的贵妃,她占据了西宫。

        后金天聪六年,皇太极亲率八旗大军会同蒙古诸部,大举进攻林丹汗所部察哈尔军,使他伤亡大半,逃往青海草原,两年后,众叛亲离的林丹汗病死在青海,他的部下逐渐土崩瓦解,他的福晋们也开始寻找自己新的归宿。

        在皇太极纳娶窦土门福晋后不到一年,后金天聪九年春三月,林丹汗的多罗大福晋,即嫡妻囊囊太后娜木钟率领一千五百户部众来归;四月,林丹汗另一个大福晋苏泰太后和她的儿子额哲,即林丹汗的继承人,又率一千户部众来投,并献上历代传国玉玺;随同两位尊贵太后前来的还有林丹汗另两位侧室福晋伯奇太后、俄尔哲依图太后及林丹汗的妹妹泰松公主等;她们的到来,让皇太极和诸王贝勒们欣喜若狂,因为这不但给他们送来美女,还带来了众多的家产人口及牲畜财帛等,而她们的美貌,更吸引了皇室亲贵,因此,在这里,掀起了一个“抢媳妇”的风潮。

        在这些女子当中,如果论资格地位,囊囊太后排在第一位,她不仅出身蒙古郡王之家,而且是林丹汗的“正宫娘娘”,只是她无子女,财产不多,年龄也居长,这样就不如年轻貌美、颇为富有的苏泰太后。那么,让谁来娶尊贵的囊囊太后呢?

        满洲王公贵族们在讨论时,两位贝勒阿巴泰和德格类建议,把她推给皇太极。皇太极当然明白,这是他们不想要,就给了我,于是说:我已经先接纳了一个福晋了,今又纳之,于义不合,就推辞此事。但众贝勒坚持劝皇太极接纳,皇太极犹豫一个多月后,只好答应了,于是,皇太极率领他的福晋和诸贝勒的福晋们,到囊囊太后的下榻处,把她迎入城内,按照满族的婚礼礼俗,摆上大宴成婚。

        由于娜木钟地位贵崇,故在公元1636年,即清崇德元年册封后妃时,被封为西宫麟趾宫贵妃,而比她早一年归嫁皇太极的窦土门福晋,因地位不及娜木钟,被封为次东宫衍庆宫淑妃,而早在公元1625年,即后金天命十年,就已嫁给皇太极的原西宫妃布木布泰,则退居为次西宫,封永福宫庄妃。

皇太极令自己的妾妃改嫁

        在皇太极的后妃中,一个已经为他生过两个女儿的侧妃——蒙古扎鲁特部代青贝勒之女博尔济吉特氏却被皇太极命令改嫁他人,据载:“汗之第三福晋扎鲁特部巴雅尔图代青之女因不合汗意,给了叶赫部的德尔格尔台吉之子南褚。”皇太极作为一国之君,令自己的妾妃改嫁,这在中国的封建帝王中是罕见的。说明满族联合体成立及发展初期,君臣礼仪及封建等级观念尚未完全形成。

        天聪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大妃(孝端文皇后的生母)、次妃(庄妃生母)等科尔沁左翼的首领一齐来朝。五月六日,太妃见到了太宗的三位女儿(皇二女9岁、皇三女6岁、皇四女5岁),恳请迎娶皇二女。太宗以皇二女尚且年幼为由拒绝,却约定将来将皇三女(母为孝端文皇后)和皇四女(母为庄妃)分别下嫁孝端文皇后之兄寨桑的孙子祁他特和庄妃之兄吴克善之子毕勒塔噶尔。皇三女于崇德四年与祁他特结婚,皇四女于崇德六年与毕勒塔噶尔结婚。皇三女与祁他特、皇四女与毕勒塔噶尔的婚姻属于人类文化学所说的母方交叉从兄妹婚。

年年不断的满蒙联姻盛况

        在皇太极的大力倡导之下,满洲贵族与蒙古王公遵旨联姻蔚然成风。

        天聪二年正月,贝勒岳托之女下嫁于科尔沁贝勒莽古思扎尔固齐之孙台吉满朱习礼。六月,大贝勒代善子瓦克达迎娶科尔沁国土谢图额驸弟扎萨克图杜棱布塔齐之女。九月,贝勒多铎与科尔沁国噶汉之女成婚。

        天聪五年正月,大贝勒莽古尔泰之女下嫁喀喇沁部落喇斯喀布,贝勒阿巴泰之女下嫁布尔噶都代达尔汉。

        天聪六年二月,扎鲁特部落台吉根度尔偕其妻,率从人三十人,送女与贝勒多尔衮完婚。

        天聪七年正月,敖汉部落都喇尔巴图鲁贝勒子台吉班第,迎娶皇太极的长公主。三月,扎鲁特部落贝勒内齐子台吉常加布偕其妻及弟子台吉额盖得,送女与贝勒阿济格子和托完婚。五月,贝勒多铎与科尔沁国大妃之女成婚。六月,科尔沁国台吉喇巴什希,送女与贝勒多尔衮为妻。七月,扎鲁特部落达尔汉巴图鲁色本,送女与贝勒莽古尔泰之子阿喀达为妻。十月,科尔沁国台吉翁那偕其妻,送女与贝勒德格类为妻。

        天聪八年二月,贝勒多铎迎娶科尔沁国台吉锁诺木之女。四月,和硕贝勒济尔哈朗之女,下嫁科尔沁国扎萨克图杜棱布塔齐之子诺尔布。

        天聪九年九月,皇太极将二公主,许给林丹汗之子额哲为妻。

        从以上可以看出后金与蒙古“甥舅之联,所以戚之”的盛况。这种政治联姻,在天聪年间几乎年年都有。为了巩固同科尔沁部的关系,皇太极的儿子福临也娶科尔沁部卓礼克图亲王国舅吴克善之女(孝庄文皇后的侄女)为妻,成为清政权入关后大清帝国的首任皇后。

联姻结盟招抚蒙古诸部四十九位贝勒

        皇太极十分清楚满蒙联姻是政治行为,所以诸王大臣及其子女们与蒙古联姻,必须要经过他的同意,否则就要受到处罚。天聪三年五月,贝勒阿济格未奉上命,私娶蒙古喀喇沁部落某女,被议罚银千两。

        皇太极大力推行满蒙联姻,收到了显著的政治效果。甥舅之联,确保了休戚与共,使得蒙古诸部四十九位贝勒齐心归附。尤其科尔沁部“有大征战必以兵从”。天聪二年,配合后金军队攻打察哈尔部林丹汗。天聪三年跟随后金军队攻打明朝,占领遵化,围困北京。天聪五年,与后金军队一起围困大凌河城。天聪六年,随同后金军队入塞,略大同、宣府。天聪八年,配合后金军队征明。天聪十年,科尔沁首领奥巴率先劝皇太极称帝,不仅率领蒙古各部上劝进表,而且还致书李氏朝鲜国王,联合朝鲜,共同劝进。崇德二年、崇德三年、崇德四年、崇德八年均出兵配合

        清军攻明。在清政权割据东北,入主中原的过程中,科尔沁部忠心耿耿,立下赫赫战功。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