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皇帝百科

广告

你知道末代皇后隆裕与珍妃之间的恩怨吗?

2011-05-12 16:35:49 本文行家:谢宇达

为什么说真正的末代皇后是隆裕而非婉容,作为慈禧太后的亲侄女,她与慈禧的关系是否如传说中那样亲密,她是否真的为了争宠到处告珍妃的恶状,在签订大清退位诏书的那一刻,她的内心又经受着怎样的煎熬?

为什么说真正的末代皇后是隆裕而非婉容,作为慈禧太后的亲侄女,她与慈禧的关系是否如传说中那样亲密,她是否真的为了争宠到处告珍妃的恶状,在签订大清退位诏书的那一刻,她的内心又经受着怎样的煎熬?本书是慈禧的曾孙叶赫那拉·根正继《我所知道的慈禧太后——慈禧曾孙口述实录》之后推出的又一全新力作,以叶赫那拉家族记忆为切入点,解密家族疑案,还原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隆裕。


珍妃珍妃


洞房夜,光绪扑到隆裕怀里哭诉


人们都说慈禧和隆裕是我们家出的两位凤凰,也有很多传说说慈禧在宫中如何袒护隆裕,隆裕如何在慈禧面前告珍妃的黑状,说隆裕如何心胸狭窄,如何整治珍妃。我觉得这样说很不公平,隆裕被人称为“女中尧舜”不是没有道理的。

虽然慈禧是隆裕的姑姑,但慈禧并不喜欢她。当年隆裕与珍妃、瑾妃姐俩同时入宫,慈禧因为珍妃长得年轻貌美,并且非常聪明,所以非常喜欢她。虽然隆裕是自己的亲侄女,但在很多事情上,慈禧还是偏向瑜妃和珍妃。因此,隆裕在宫内的生活并不如意,一是没得到皇帝的爱情,二是没得到慈禧的宠爱,三是没得到大多数人的理解。

根据爷爷的说法,当天洞房的时候,光绪一下子就扑到隆裕怀里,嚎啕大哭,认为自己的婚姻是不幸的。大婚后时间不长,有一天早晨,光绪退朝后回到自己的宫里,觉得肚子疼,就去厕所。但由于上火,光绪便秘,再加上天热,光绪一身大汗,肚子越发涨痛。刚想传太医进来,就听门外太监喊:“皇后驾到。”光绪心里想:来得真不是时候,但没办法,又不能告诉隆裕自己便秘的事实,只好自己先忍着。等隆裕过来请了安,光绪本来想让隆裕退下的,但隆裕偏偏跟光绪说了一大堆天热注意身体的话。光绪越来越急,而隆裕没有发现光绪表情的变化,还在说着关心皇上身体的话。最后光绪急了,直接对隆裕发了火。

有人说光绪不喜欢隆裕是从隆裕进宫的第一天就开始了。大婚的前一天,皇宫里的太和门“走水”(也就是失火),这让光绪心里非常不爽,觉得自己大婚的日子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非常晦气。据说按大清的祖制,皇帝大婚时,皇后必须要坐轿从紫禁城的正门,经过午门,被抬入皇宫。在进入午门之后,还必须经过宫内的第二道大门:太和门,然后才能向北进入内宫。虽然隆裕也是从太和门进来的,但由于太和门恢复原貌不可能那么快,扎彩的工匠只好在慈禧的命令下日夜赶工,在太和门搭起了一个大的彩棚。


据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光绪的生理原因。很多说法说光绪是“天阉”,也就是现在医学上所说的阳痿。婚礼当天,传说慈禧派宫里的四个嬷嬷到光绪和隆裕的房外听声。只听见比光绪大三岁的表姐隆裕皇后唉声叹气地说:“这也是你们家的德行!”从此,隆裕皇后便失欢于光绪,但这种说法似乎并不符合隆裕逆来顺受的性格。

不过,以我后来对宫内一些事情的了解,知道光绪并非“天阉”。因为我听说,当年珍妃曾经怀过孩子,而孩子流产之后,珍妃患了妇科病,所以后来就没有再生。不过,光绪和隆裕也不是没可能在一起。大婚后的一段日子,光绪和隆裕过得还算和谐。虽然有年岁更小的珍妃在里边搅和,但基本上还算平静。这样一晃就过了五年。

讽刺珍妃穿男装,招致嫉恨


这一年,正赶上慈禧的六十大寿。庆典当天,皇上必须和皇后、两个妃子,然后是宫里其他妃嫔一起向慈禧行礼祝贺。而庆典前夜,光绪却和珍妃住在了一起。

一般清朝祖制是:任何被皇上宠幸的妃子,都不能在皇上寝宫过夜。因为前朝发生过妃子在皇上宫里过夜刺杀皇上的事情,所以后来清朝的后宫就改了一个制度:一般皇上要宠幸哪个妃子的时候,都是先让人把妃子的衣服脱光,然后用斗篷把妃子全身盖住,让太监背进皇帝的寝宫。皇上宠幸完毕,再由太监把妃子背回到妃子自己的寝宫。

但珍妃的出现,给了光绪打破传统祖制的机会。他和珍妃商量,把珍妃打扮成男人的样子,所以珍妃经常穿好了男装等候皇上召唤,在皇帝的寝宫来去自如。

慈禧六十大寿那天,不巧两人起来得稍微晚了一些。当时隆裕和瑾妃也非常奇怪为什么没看到珍妃,但谁也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皇上和珍妃两个人。很显然,珍妃是在皇上的寝宫过的夜,这让隆裕和瑾妃大吃一惊。这可是违反祖宗家法的。见隆裕有点迟疑,光绪就问怎么了,于是,隆裕就结结巴巴地把心中的疑问告诉了光绪。

她的说法很快招致了光绪和珍妃的反感。光绪非常生气,责骂隆裕多管闲事。而珍妃显然也不是个吃素的主儿,马上就责问隆裕说隆裕嫉妒。隆裕毕竟是皇后,这个时候不拿出点皇后的尊严来,珍妃就要骑到自己脖子上了,于是,隆裕就讽刺珍妃着男装的事情。光绪更火了,也让他对隆裕更加厌恶了一层。而珍妃呢,就开始恨上了隆裕。

庆典过去后,慈禧逐渐听到了一点风声,于是,慈禧把光绪和珍妃叫过来责骂了一顿。这一骂不要紧,无论是光绪还是珍妃,都把责任推到了隆裕头上。当年的《宫女谈往录》中的老宫女虽然那么喜欢珍妃,也说了这么一句话:提起珍妃来,她并不是块美玉,更不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人物。她也弄过权,卖过爵,只是在老太后的严威下哪能容她更加放肆。。

珍妃先是靠自己的聪明赢得了慈禧的喜爱,但背地里她知道慈禧与光绪的关系是水火不容的,所以她也极力想在皇上面前得到宠爱。因此,除了打击对她威胁最大的隆裕外,她没有别的选择,甚至为了能和皇帝朝夕相处,珍妃曾住进养心殿西侧的燕善堂,晚上两人一起生活。两人相亲相爱,都视对方为知己,因此光绪嫌弃隆裕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温文尔雅的隆裕几乎守了一辈子活寡。光绪帝被幽禁在瀛台期间,隆裕还是对他不离不弃,时刻伴随着他。我曾经看到过一份清宫秘档的“承幸簿”,虽然很少有光绪与隆裕同房的记录,但是在多页的珍妃记录里,还是时常会掺杂着光绪宠幸隆裕的记录。

珍妃卖官、穿龙袍受责,将矛头指向隆裕


宫里曾裁减后宫的用度,每人的俸禄越发少了。而珍妃花惯了钱,亏空越来越大。这个时候,珍妃的堂兄志锐也听说了这件事情。当时社会上买官卖官的事情已经很多了,于是志锐就向珍妃建议这么做。卖官的事情由志锐去执行,而珍妃只负责在光绪耳边吹枕头风就够了。

后来珍妃把四川盐法道的职位卖给了一个叫做玉铭的人,这个职位在四川相当重要,所以光绪在召见他的时候,问了一句惯常问地方官员的话:“你以前在哪里当差啊?”这个玉铭也是一个糊涂蛋,张嘴就来:“回皇上,奴才以前在木器厂当差。”光绪当场就愣住了。随之而来的是满朝文武官员掩面偷笑。于是光绪就叫他把自己的履历写出来。这个玉铭根本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手,因为他根本不识字,只是靠着自己有几个钱,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找到了珍妃这条线,想捐个官员做做,给祖上也增点光,所以也写不出自己的履历来。

这个时候光绪刚刚归政时间不长,慈禧马上就觉得事态严重,于是紧急传唤光绪。光绪知道坏事了,他首先想到的是隆裕告了他的状,但看慈禧脸色铁青,懦弱的光绪最后不得不讲出了实情,于是,慈禧命人将隆裕和珍妃、瑾妃一起带到她面前。慈禧质问珍妃,为什么这么做,珍妃不仅不害怕,还顶撞了慈禧几句,慈禧马上就要爆发了,而珍妃还在辩解。慈禧愤怒了,问道:“你知道错了吗?”珍妃不回答。

于是慈禧命人将珍妃毒打了一顿,并且吩咐:念在你年龄还小,就不从重处罚你了,将珍妃、瑾妃降为贵人。这个时候,珍妃向隆裕投去了一个恶毒的眼神。

根据清宫档案记载,珍妃在十月二十八日这天遭到了“褫衣廷杖”,就是被扒去衣服进行杖打。在清朝的历史上,皇妃遭受这样的处罚还是第一次。这个时候,无论是光绪还是翁同和都在为珍妃、瑾妃求情,建议大事化小,但珍妃的倔脾气上来了,根本不管不顾,还在跟慈禧顶嘴。珍妃说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学慈禧,而且说破坏了祖宗家法,也是在学慈禧。慈禧愤怒了,她没有想到自己平日里喜欢的珍妃这么不给自己面子,所以一气之下决定从严办理,当场扒去珍妃的衣服进行杖刑,珍妃被打得遍体鳞伤。可怜的隆裕当场被吓晕过去,可醒过来的时候,听到的第一句话却是正在愤怒的慈禧说:“即便是吓死皇后,从今以后也再不会为光绪册立皇后。”慈禧认为隆裕这个皇后当得不合格。

犯事儿的嫔妃都要交给皇后严加管束,于是隆裕将珍妃幽闭在牢院,命太监总管专门严加看守,从此与光绪隔绝,不能见面。这样一来,光绪对隆裕的态度更加恶劣了,甚至认为这是隆裕对珍妃的打击报复。

后来又有珍妃穿龙袍的事情。这在当时甚至有篡位夺权的影子了,慈禧把光绪和珍妃责骂了一顿,但他们不但不悔过,还认为这件事情是隆裕告诉了慈禧,所以对隆裕恶语相加。这个时候,隆裕只对光绪说了一句话:“皇上还是以国家大事为重吧。”可没想到,就是这句话,招来了光绪的一顿臭骂,甚至当着众人的面打了隆裕。隆裕又羞又愤,大病一场。

“围园劫后”让慈禧对珍妃由喜欢变成厌恶


1895年,维新派极力劝光绪变法,光绪和珍妃一帮人谋划了很长时间,最后的结论竟然是:“围园劫后”。在后来很多人的看法中,认为是康有为、梁启超等人骗了光绪和珍妃,让他们误认为只不过是改革,并没将所谓的“围园劫后”事件告诉光绪等人,但据我爷爷说,当时光绪和珍妃完全知道所有的事情。这个“劫后”不单纯是慈禧,也包括隆裕。因为从一系列的反应来看,即便是劫持了慈禧,珍妃也会因为隆裕夹在中间而始终是个偏房,只要隆裕在一天,他们就总会觉得有人在窥视,甚至在遭人陷害,所以“劫后”绝不单纯针对慈禧。

这个时候,光绪每每在下朝以后,就到珍妃居住的景仁宫欣喜地告诉珍妃,慈禧是支持变法的,而且光绪将自己关于改革的章疏上阅后送给慈禧披阅,都得到了默许。有的上谕,甚至是以慈禧的名义颁发到各省的。其间,甚至很多改革措施,也都是在慈禧的帮助下推行的。但珍妃的参与让改革变了味道。

在珍妃的怂恿下,康有为对光绪进言:天子手无寸兵,难以举事,不如召袁世凯入京,利用他手中的军队逼慈禧退位、废除皇后。就这样,当年的八月初,在康有为等人的授意下,光绪三次召见袁世凯。

珍妃虽然对这个办法心存惶恐,但是她又何尝不希望自己能够发达?废后,对自己是有利而无害的。在这种情况下,康有为曾私下里和同党商量:“奏之皇上时,只言废之;且俟往颐和园时,执而杀之可也。”当时,他们准备劝皇上兵谏慈禧,逼其退位,但是暗地里希望借新军包围颐和园,继而杀掉慈禧,赶走隆裕,杀掉荣禄。但维新派和光绪、珍妃都高估了袁世凯。

当年,袁世凯在答应了光绪的要求之后迅速投奔了荣禄,荣禄随即告诉了慈禧。慈禧当然恼羞成怒,立即囚禁了光绪皇帝,并以最快的速度对维新党人进行反击。珍妃参与戊戌变法,使慈禧大为愤恨。这个“不守本分”的妃子和她对抗,并且要杀掉自己,这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在将光绪幽禁在瀛台之后,珍妃也被慈禧幽禁起来。


慈禧越想越生气,这个隆裕在关键时刻不能保护宫廷,整天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如果这次不是袁世凯,自己被杀掉都有可能,她这个皇后当得有点太不负责任了,因此,慈禧当时还有一个想法,准备把隆裕废掉。她甚至曾对底下人发过牢骚:“这个皇后,废掉也罢。”但至于为什么最终没有废掉隆裕,连隆裕自己也搞不清楚。

 

任性珍妃自投井,与隆裕无关


很多人说珍妃之死,是隆裕在慈禧面前对珍妃进行了诋毁,所以慈禧才有了杀珍妃的念头。其实事情不是人们猜测的那样。

当年隆裕也曾经对我爷爷说过珍妃的死。隆裕说:“当时与八国联军战败后,洋人军队打到了北京。在完全没有取胜希望的情况下,老太后决定西行。西行带不了那么多人,人多了就会成为负担。当时因为我是皇后,同时又是老太后的亲侄女,所以要带也只能是带我走。可是珍妃非常气盛,在那个紧急时刻,还一直在对老太后说自己是皇上的妻子,理应带着她,并且说太后有偏见。这让老太后非常难堪,还没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对她说话呢。老太后跟珍妃说,要带你走,就必须带瑾妃走,如果带瑾妃,就必须带瑜妃她们一起走,这样人太多了,非常危险。

“珍妃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出格的事情,当时老太后气得拔腿就走。恰巧来到了离珍妃的住所不远处,而这个时候,珍妃一直缠着老太后,说自己是光绪的妻子,丈夫出门,妻子理应跟着,珍妃生是皇上的人,死是皇上的鬼。老太后气得不成,就说你愿意死就去死吧。当时前边正好有一眼井,于是珍妃就紧走两步,直接就奔井口去了,说那自己就死给老太后看,老太后马上吩咐崔玉贵去拉住她,结果崔玉贵一个迟疑,珍妃已经跳下去了。老太后为了这个,后来还把崔玉贵逐出宫了。

“老太后西行结束后,还对珍妃进行了悼念,我想就是我死了老太后也未必这么伤心。老太后的悼词是这么写的:上年京师之变,仓促之中,珍妃扈从不及,即于宫闱殉难,洵属节烈可嘉,加恩着追赠贵妃,以示褒恤。而皇上也曾经为了这件事情,在西行的时候都没跟我说过一句正经话。说话的时候,全部是鼻孔朝天在跟我训话一样。回来后,皇上也对珍妃进行了悼念。很多人说我歹毒,可谁真正见识过我的歹毒呢?在这个宫里,不管是老太后还是皇上,大家一起宠着珍妃,珍妃似乎变得无法无天。珍妃死了,是值得同情,可她对我的伤害,我就算死了,估计也不会瞑目的。”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